喧囂撒潑的塵世,且揮毫作畫,以身體顯現內心的山水。
一個關於身體的道家思考。

你我是否也曾在生命週期中回溯? 這份回溯像個浪,推倒過去堆疊起來的曾經,只想為生命、為自我尋一份清透,找個明白。這是近年來,李名正的作品直搗生存與自我認同的歷程,透過作品,建構一份感知和連結,在創作者、表演者和觀賞者之間,遞嬗著。

『ZERO』,正是這份清透與明白。李名正找一份純粹的身體表達,起心動念之處從簡,方引後動之力。如同O,可以是最小也可以是最大。這是一個身體與道家哲思的會面,無為是核心。不執著,更自由!心裡的黑暗,如同墨,舞作中的牆如自己的心,要突破自己的那道界線,明心見境,如同山水的意境,看的清透,方能舞出內心的山水。往往,執念心緒會如墨一般將人染黑,而,掌墨權在己,大墨一揮,落筆後的空白,則同時顯現泰然。

名正說:人生即在潑墨間~「潑墨,一暈染開,成山成水,空間也就此展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