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持李名正一貫的「視覺劇場」風格,《Mr. R 2.0—烏托邦》讓概念引導視覺先行,舞作討論「存在」命題,延續前作《Mr. R》的「兔子」角色,以兔子的長耳朵強調「傾聽」。李名正的兔子要人正視月之暗面、人性隱晦處、生活的實相,對編舞家來說,「舞蹈像山水畫的留白」,白是為了讓人看見自己。

體相舞蹈劇場《Mr. R 2.0—烏托邦》
8/14~15 19:30
8/15~16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INFO 02- 28917718

三角結構的尖銳赤紅舞台、塑料的非現實感服裝、刺繡精美的兔子頭罩……「老實說,我就是一個『視覺系』。」體相舞蹈劇場藝術總監李名正提起新作《Mr. R 2.0—烏托邦》裡各種視覺元素時,不諱言地直笑。

不意外地,本作依舊維持著李名正一貫的「視覺劇場」風格,讓概念引導視覺先行,再由視覺產生動作。因此,《Mr. R 2.0—烏托邦》討論「存在」命題,卻不走極簡空靈路線,李名正以強烈的視覺挑動觀者神經,這個一小時左右的作品處處表現出高強度的反差──柔和的巴赫無伴奏絃樂對比赤紅色高高欺壓至觀眾席上方的不對稱舞台、巨大的舞台對比脆弱的兔子形象等。
值得一提的是,他過去多以拼貼方式結合跨領域創作的模式,在這個作品中不復見。李名正說,今年開始,這個成立了十五年的舞團有了六名專職舞者,有更多的可能性磨出專屬於舞團的身體質地,「這次很乾淨,我希望能回到肢體,但又非純肢體,因為我仍然有話要說。」

兔子的耳朵 強調「傾聽」

《Mr. R 2.0—烏托邦》延續二○一二年首演於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的《Mr. R》,R是Rabbit,在舞作名稱就揭示了這個「非人」角色的重要位置。但為什麼是兔子?「對我來說,兔子的耳朵有著傾聽的意象。當代社會太混亂了,從前我會看新聞,現在幾乎沒有了,你看電視上,人人都是名嘴,他們有那麼多意見,但很少人真的安靜下來傾聽別人。在這個作品裡,『耳朵』是一個重要的符號,把耳朵放大,是希望能聽見不同的想法。」李名正說。

他讓動作順著耳朵的方向發展,兔耳與布滿線條與尖角的服裝都像從身體長出,「巴赫的音樂、兔子的耳朵、舞台相接的尖角……這些都讓我聽到、看到『方向』,你從哪裡來、要往哪裡走……我透過這些符號,希望能找音樂跟身體呼應的可能。」「在第一版的《Mr. R》裡仍然有角色存在——一個沒有臉,想要尋找自我認同的人;但第二版裡,兔子是感受,是非人的、集體的存在。」

舞作是留白 讓人看見自己

集體的存在是什麼?是烏托邦嗎?媒體中由名嘴形塑的完美世界存在嗎?李名正的兔子要人正視月之暗面、人性隱晦處、生活的實相,對編舞家來說,「舞蹈像山水畫的留白」,白是為了讓人看見自己。

「我不知道烏托邦是什麼樣子,但進入這個舞台我很震撼,它是一個不存在的空間,我不知到觀眾可不可以在『不存在』裡尋找到『存在』的希望,但希望大家可以在這一個小時內舒緩自己,找到與作品的共通點。」李名正說。

李名正分享二○一四年帶著《Mr. R》到法國亞維儂OFF藝術節演出時,曾有觀眾不能自己地在演出結束後大力擁抱他,「他告訴我:『這個作品讓我看見自己。』那一刻我眼淚流下來,若這個作品也能靠近更多觀眾,讓人離開劇場時能開始尋找自覺就好了。」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