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年前Mr.R以光一般的燦爛展開他的愛慾物語一千年後還留在自己的房間,故事沒有結束

~體相舞蹈劇場,《Mr.R

走闖愛丁堡和亞維農藝術節之後,兔子先生蹦跳起舞著橫亙古今而跨疆界的強勢回歸。《Mr.R》是體相舞蹈劇場足堪謂為驚歎的創作,其透過肢體舞蹈流轉意念,存在主義色彩濃厚,充斥著主體與影像間那隱微晦澀的辯證,在時空錯置中追尋,在虛無幻境中塑型,顛覆劇場藝術既有的敘事框架,以擬人化的兔子嫁接當代藝術與科技滿載的潛能,重構舞蹈本質裡初始的身體美學。

班雅明(Walter Benjamin)認為機械複製時代開創影像世界的新契機,突破傳統藝術那崇遠不可褻玩的神聖性,轉向技術工具的畫龍點睛,以事半功倍的加乘效果去擁有藝術,這奠基著唯物主義觀的論點,置放於表演藝術的脈絡裡,確有其辯證意味。劇場藝術最重要的元素莫過於舞台、觀眾及演員,是故在整體創作中,貫穿著以「人」作為媒介的精神意涵。以身體的舞動作為文本,勾勒出內在自我與外在諸相的交織與鏈結,而在傳統劇場設計不可或缺的,即是運用光影與屏幕轉換來呈現當下肢體語言的傳遞,以及與觀者感知間抽離疊合的情境。

有別於2012年「表演藝術創作科技跨界計劃」中以大型折紙裝置混合動力系統,極具前衛的數位舞蹈美學,《Mr.R》在這次數位表演藝術節的演出,反而回歸表演藝術本身最核心的精神意涵,打破制式的表演框架,不囿限於敘事鋪排,再論人身處於時空中的「存在」,如何穿透古今,在撕裂、掙扎的情緒裡拼湊與重構失序的主體;雖仍輔以互動投影來展現音景與舞姿間的交織起伏,然而卻挹注更濃烈的欲望凝視,透過穿梭傳統與現代間的擺盪,以蹦跳之姿返回萬物初生,質言之,隱約具有內斂般的道家哲思。

今年的數位表演藝術節,期許以藝術下鄉的方式,讓數位藝術的概念與意涵深耕本土以展望國際,同時激發在地更多創作的潛能,豐富當代藝術跨領域得以站上更高的視野,而賦予文化更深厚的情感。《Mr.R》在亞維儂藝術節演出的盛況空前,獲得當地藝評5顆星的榮譽肯定,以及座無虛席的熱情喝彩,讚許其融合現代藝術和台灣文化,成功結合舞蹈、音樂與新科技,是為動人與深具力量的藝術成果。

回到高雄正港小劇場的兔子先生,意欲展現一個轉化的過程,一個改變的希望工程。序幕揭開前,入眼所視的是兔子人先生著古代官服的靜止人形,隨著咿呀啟奏的二胡琴曲,海潮浪息的聲聲間歇,兔子先生緩步而行,身後一抹光影則覷見三名裸上身的男舞者前後緊依著彼此,運用手電筒微光展現著月夜幽暗,肢體的肌肉線條亦內隱著欲望原生的意識流展現。隨後轉出身著白西裝的兔子先生,手持折扇,月光投影在四座屏幕上,以古典舞姿揚襯弦音寄情;手中所扛的皮箱隱喻著內心在意識的境域裡準備踏上一段追尋自我的羈旅。屏幕投影再度轉現的是古代官服的人形,以近似皮影戲的身段呈現今昔交錯的時空疊合。

三名裸上身男舞者代表的是現代靈魂裡的三種人格,透過節奏強烈的電音效果與投影,極速、倉皇、焦慮等不同的情緒皆以強勁的舞姿震撼著觀者的感知。後接續轉向兔子先生身著官服,極盡傳統戲曲身段的典雅絕豔,隨著屏幕上投影的古冊詩文,流湍著琴音悠思,似哀吟也似淒婉,落拓著放蕩的情懷。這場演出不僅止於充滿亮點的舞蹈,襯樂的配搭更是別開生面,相當程度將互動投影與舞者肢體拉抬到全感官解放的繆思境界裡。全劇有一幕讓人印相深刻,卻也可宣稱為本劇作為描摹存在主義哲學樣貌的代表,亦即三名黑舞者在藍光投影與錚鏦急促的電音節奏裡,不斷透過擬仿兔子的動作,狂奔、推擠、拉扯與鏡射,呈現出意識與夢魘裡複雜深刻,以及爭奪主體權力欲望的曖昧難明,最後,倒臥血泊中的消亡,是象徵著恐懼克服?抑或永墜深淵?

每一個當下自我,都是不曾消失的在世存有。兔子先生這趟心靈羈旅的最後,隨著海潮與嬰兒啼哭,回歸萬物初始,他找到自我了嗎?古典與現代交會的思維,佐以時空線性穿透的凝結,《Mr.R》建置數位劇場,透過互動投影拖曳著想像,以舞者的肢體語言讓觀者投射於自身的生活,衍伸主體意識追尋的歸宿。科技的絕對理性,藝術的相對感性,兩者其實殊途同歸。《Mr.R》這次的演出確實提煉出數位表演藝術核心的內藴精神,亦讓「視覺劇場新視界」的跨領域創作更加具有多元創新的可能性。

 

原文連結